氢气可能是膳食纤维预防高血压的重要因素

高血压是指以体循环动脉血压增高为主要特征(收缩压≥140毫米汞柱,舒张压≥90毫米汞柱),可伴有心、脑、肾等器官的功能或器质性损害的临床综合征。就是说高血压往往不是单纯的血压增高,多种器官损伤也很关键。高血压是最常见的慢性病,也是心脑血管病最主要的危险因素。高血压的最大危害恰好是心脑血管病。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除非特别高,高血压一般不导致生命危险。但是中风和心梗发作的重要原因是高血压,容易带来生命危险。每年因高血压而死亡的人数达到940万。最近新冠状病毒给大家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有慢性病的更容易死亡。也是类似的原因,因为长期高血压容易导致心、脑、肾等器官功能下降,一旦有肺炎这种造成全身炎症和低氧的打击,就不容易抗过去。

既然高血压危害大,预防和控制高血压就非常重要了。控制血压有比较好的药物。但预防高血压应该受到重视。幸运的是,很多高血压患者通过生活方式的改变就能够很好地控制血压,比如说换换盐,或者是采用地中海饮食方法

莫纳什大学学者在《循环》杂志报道,经过肠道微生物消化的膳食纤维,会通过短链脂肪酸来调节血压和心脏机能,阻止高血压的发生。这是首次从机制上证实了,膳食纤维可以直接调节心血管健康,让两者关系从相关性变成了因果。但是我要说,这个研究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这种膳食纤维能通过肠道菌群代谢产生氢气,服用这种抗性淀粉能持续增加氢气产生在过去已经有相关研究。而氢气对血压的效应研究虽然不确定,但氢气对炎症损伤的预防效应非常明确,而慢性炎症在高血压的发病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地位。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选择的膳食纤维是抗性淀粉。抗性淀粉在土豆和香蕉等食物中都有存在。这些抗性淀粉的营养特点就是在小肠内无法被人体消化,会进入大肠内被肠道菌群分解代谢

结果发现,在血管紧张素II的诱导下,缺乏抗性淀粉饮食喂养的小鼠出现典型的慢性高血压表现,其心脏/体重比、心室、动脉血压、脉压差、左心室舒张末压、左心室松弛时间常数和心肌血管周围纤维化程度都明显增加。抗性淀粉饮食喂养的小鼠则没有这些表现,说明具有预防高血压的作用

小鼠的肠道微生物组成也有一定差异。在同样是高水平抗性淀粉饮食喂养的两组小鼠中,对照组小鼠和血管紧张素II处理的小鼠之间肠道微生物组成几乎没有差异。

高水平抗性淀粉饮食喂养和缺乏抗性淀粉饮食喂养导致肠道微生物组成出现明显差异。前者的厚壁菌/拟杆菌比例更低。后者Mucispirillum、Alistipes和Macellibacteroides三个属的微生物水平明显降低。

这意味着,高血压和心脏病理性重塑可能和饮食中缺乏抗性淀粉导致的肠道微生物组成失调有关。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研究人员将不同分组的动物粪便移植给四组无菌小鼠。结果显示,含有高水平抗性淀粉的小鼠肠道菌群组成是相似,心血管相关生物标志物水平也都处于健康范围内。而饮食中缺乏抗性淀粉的两组小鼠中,使用了血管紧张素II的和假对照组相比,出现了和前面实验相似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理性重塑。

对于饮食中缺乏抗性淀粉且在血管紧张素II诱导下患高血压的小鼠来说,它们的肠道微生物代谢产物,短链脂肪酸中常见的几种——乙酸盐、丙酸盐和丁酸盐都有明显的下降,而每一种的单独补充都能降低血压,并且改善心脏肥大和纤维化,其中乙酸盐的效果是最好最强的。这个结果在一个独立的对列中也得到了验证。

从不同层面上看,高血压的发病机制有很多重,可能包括肾脏钠处理的改变、交感神经系统兴奋和炎症等。因此,研究人员还从分子、免疫和生理方面分析了短链脂肪酸对它们的影响。

 我们当然不能要求作者一定研究肠道菌群和氢气产生对高血压的贡献,因为氢气和高血压的关系并没有成为高血压形成的标准范式。但我相信,随着人们对氢气和炎症关系的研究,肠道菌群产生氢气的生理病理效应地位的认识,这种联系研究会逐渐增加

这项研究最独特的发现之一就是,肠道微生物与血压具有直接关系,而这种关系是通过肠道微生物释放的化学物质进入循环系统导致的。他们认为,这提示大家应该重视高膳食纤维食物的摄入,也为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疾病提供了新的潜在目标。

■吸氢辅助治疗癌症,立即大幅度减少抵抗肿瘤的费用!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吸氢机的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