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治疗走出“冷时代”,迈向癌症治疗的“主流”

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

来源:吸氢机厂家 2018-11-09

徐克成与癌共存:5年前,在日本与医界朋友闲聊。有一位外科朋友感叹地说:“再过年,也许我们日本就没有外科医生了。”我问此话何意。朋友说:“在本,医学院毕业学生愿意做外科的越来越少。老一辈外科医生到那时都已经拿不动手术刀了。”“那为什么年轻人不愿做外科呢?”我问。朋友笑着说:“是被你们的微创消融‘排挤’了。”

这话虽然是开玩笑,但有一半是真话。这是因为,随着影像技术例如超声、CT的发展,经皮或经内窥镜作微创手术或消融,已部分取代常规手术,逐渐成为主流技术。这些方法对病人创伤小,术后恢复快,效果几乎与手术切除无异。例如对前列腺癌,现在很少做“根治性”切除了,经皮冷冻或碘125粒子植入,既无大创伤,效果甚至超过传统的切除术。

这位日本朋友进一步说:“你们搞的冷冻消融,在日本这几年发展很快,我是肾脏科的,肾肿瘤的‘生意’都被介入放射科医生抢走了。”

日本早在1972年就成立了低温医学学会,学会涉及范围很广,除冷冻治疗外,还包括低温细胞和器官保存,以及与低温相关的输血、器官移植。学会每年召开一次年会。2009年,我第一次应邀参加他们的第35届年会。那次年会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我应邀发言的题目是“胰腺癌冷冻治疗—一初步经验”。预定发言时间7分钟。当我发言至4分钟时,台下有人鼓掌。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来自奥地利的著名外科和冷冻治疗专家 Korpan教授站起来,带头鼓掌。会议主席说:“徐医生,你可以延长5分钟。”报告结束时,又是一阵鼓掌。

几个听众提问。第二天上午,会议内容是“低温保藏”,我和同来参会的同事去参观日本的医院。临走前,会议主席叫我下午一定要早点回来。5点正,闭幕式举行。正当我漫不经心时,突然听到“徐医生”,我一怔,原来主席在宣布:“今年大会仅设一个金奖。该奖将授予来自中国的徐克成医生,以表彰他在胰腺癌冷冻治疗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

当我上台接过奖状和奖金时,眼睛湿润了。

第35届日本低温医学年会上我应邀发言并获得大会金奖。

从此,我们与日本在“冷冻治疗”上结下了不解之缘。2010年,在第36届日本低温医学年会上,我的同事牛立志报告的“经皮冷冻治疗肺癌获大会“主席奖”。此后的几届年会上,胰腺癌和肺癌冷冻是我们的必讲题目。同时,我们报告了一些冷冻基础研究的资料。有一年,我们被邀请作了11份报告。2013年4月,日本东邦大学渡边教授专门请我去该校医学

院讲授“肿瘤冷冻治疗”。原先我以为他们邀请了好多专家演讲,去后发现,被邀请者只有两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奥地利的 Korpan教授。参会的是来自东京各大学的外科和影像学医师。我是主发言人,共讲两小时。

报告后, Korpan评述,并有美国两位教授通过视频隔空发言。渡边总结时说:“我们要学习中国,学习中国复大肿瘤医院,这几年发表的冷冻治疗论文,大多数是他们写的。”

2014年11月12日,第41届日本低温医学年会在名古屋举行。我和我院生物治疗中心主任陈继冰博士应邀出席。我们从广州乘坐飞往东京的飞机,再转机到名古屋,抵达时已是傍晚5点多。在会务组为我们准备的酒店安顿好后,我们被接到一家古色古香的日式饭店。穿着和服的小姐将我们迎进餐厅,满屋子的人,熟悉的、不熟悉的,一起站起来鼓掌,握手让座,干杯。

第二天一早,匆匆吃过日式早餐后,我们就赶往距酒店20分钟车程的名古屋大学。秋日的日本,蓝天白云,虽然草木开始发黄,但沿街的灌木依然郁郁葱葱。会议在大学野依纪念学术交流馆举行。

拿到会议日程后,我惊奇地发现,两天的日程,一天半是关于肿瘤冷冻治疗的。正当我惊奇时,老朋友渡边教授来到面前,笑着说:“怎么样?我们日本的‘冷冻’赶上来了吧。”他的语气里不无自豪感我说:“不是‘赶’,是你们快领头了。”

我对日本人办事一向十分赞赏,甚至有些崇拜。20世纪80年代,我应世界肝脏病学会时任主席的著名肝脏病学家奥田邦雄之邀,到日本千叶大学消化内科研修肝脏病,参加他们的研究和临床工作。日本医生工作时的认真、严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日本人的“模仿性创新”是世界有名的。现代冷冻治疗是随着氩氦冷冻技术和影像学发展起来的。1998年,美国首先批准这项技术用于治疗前列腺癌和肝癌后,中国比日本更早地引入这项技术,并迅速用于治疗肝、肺、肾、乳腺和软组织等的恶性肿瘤。我们复大肿瘤医院又是中国最早应用这项技术的医院,迄今无论是治疗的病例数还是病种均位列前茅。但比起日本同道来,我还是有些“担心”:他们真正干起来,从“细致”“精确”方面看,很快会超过我们的!

我的“担心”不无道理。大会开始后,一篇篇来自日本各医院的报告“粉墨登场”。报告者多数是年轻医生。他们的英语纯熟,幻灯片制作精美,报告内容令人称绝。更让我惊讶的是,几年来,日本从事肿瘤冷冻治疗的医院已发展到几十家,几乎所有著名医院均已开展,治疗的病种不只限于肾癌、肝癌,还有肺癌、乳腺癌和软组织肿瘤。报告的治疗病例数少者10例,多者数百例。

2013版《美国NCCN癌症治疗指南》

其实,我作为前任国际冷冻治疗学会主席和亚洲冷冻治疗学会创会会长,非常希望日本的“冷冻”快速发展起来。他们作为我们的“竞争者”,是我们进一步发展“冷冻”的动力。更令我高兴的是,日本学者一致认为,冷冻治疗不再是“配角”,应进入癌症治疗“主流”,这与我们的看法完全一致。

事实上,2013版的《美国癌症治疗指南(V2版)》,已将冷冻治疗列人主流治疗项目。例如关于非小细胞性肺癌,《指南》指出:“局部治疗以手术切除为首选,其他方法包括…冷冻……”关于肝细胞癌,《指南》指出:“所有病人的肿瘤都应该进行治愈可能性评价。小于或等于3cm的肿瘤,消融是治愈性技术。消融包括冷冻……”

上一篇:癌症吸氢机“绿色”治疗

下一篇:对付自身完美版本的癌症,开启战争模式还是改造模式

家用吸氢机、氢气呼吸机、制氢机辅助治疗癌症,立即大幅度减少抵抗肿瘤的费用!

添加微信13506596486了解吸氢机的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

热门阅读:

日本吸氢机价格是多少,这个可能会吓到你

家用吸氢机用法,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开箱测评

欧巴德吸氢机开箱测评:这个牌子值得推荐吗

什么样的吸氢机好,氢氧机还是纯氢机好

科普:吸氢气呼吸机使用会不会有爆炸的危险

吸氢机治疗癌症案例,pk数万元的抗癌特效药

氢气如何治癌?用“真实世界数据”告诉你

请认真阅读吸氢机的消息,否则你一旦大病,可能会花光你所有积蓄

【视频】全孝莲癌症多发转移,吸氢机吸氢一月指标正常案列

【视频】吸氢气竟然能达到开刀的效果,完全不敢想象案列

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

你现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冷冻治疗走出“冷时代”,迈向癌症治疗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