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癌共存:死亡时的尊严

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

来源:徐克成 2018-10-19

 面对疾病和死亡,医学能做什么?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但总是在抚慰。

 2015年4月1日下午,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一个会所,“菲律宾复大志愿者协会”举行了一场聚餐会,我应邀出席。出席者约150人。有位Mike先生上台先带领大家祈祷,然后发表讲话。他介绍了陪伴太太抗击癌症6年的过程。他的妻子叫 Chona,患肾尤文氏肉瘤伴肺转移,于2009年到广州我院住院,接受了血管介人、冷冻治疗、碘粒子植人,以及联合免疫治疗,转移灶消除。去年,肿瘤在腹腔内复发,他的妻子又在我院先后接受冷冻和手术治疗,最后一次手术切除5公斤的肿瘤,但肿瘤很快又复发最后夺去了她的生命。

Mike说:“感恩上帝,让我们找到了复大肿瘤医院这样的医院,并在这里接受了几乎没有痛苦的治疗。我的太太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是带着微笑离开的。正是复大肿瘤医院的治疗和关怀,让我们有了快乐的6年让我们的孩子得以享受最亲近的母爱。

听了Mike的讲话,我控制不了自己,眼泪夺眶而出。我走上前去,紧紧拥抱他。我说:“对不起,Mike。医学无能,我们没有挽救 Chona!”Mike马上紧紧握着我的手,用力摇了摇,说:“不要这样说,徐教授,你们尽力了。她走得安详,非常感谢你们!”

我对Mike夫妇一直心存感激。那是2009年10月,菲律宾朋友请我去马尼拉一个高档俱乐部参加一个Pary。出席 Party的多数是曾在我院治疗的患者。会上举行了“ Philippine Volunteers for Fuda,PVF”(菲律宾复大志愿者)网站开通典礼。主持会议的美籍菲律宾人 Nasty先生说:“我们都是上帝的子孙,我们要感恩,感谢上帝给了我们生命,我们要带着感恩之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说:“我们所有从复大肿瘤医院出院的病人都是志愿者,我们开通这个网站,就是要让更多人知道复大肿瘤医院,让大家知道,在那里,你们的生命可以得到延续。”

Astor先生将我领到 Chona面前,告诉我,这个网站是 Chona制作的。她从复大肿瘤医院出院回来后就开始制作网站,整整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我说:“非常感谢。让我们医院出点费用吧!” Chona说:“绝对不可!

制作网站是为了帮助更多的癌症患者,也是感恩复大肿瘤医院,怎能接受资助呢?”

我看看会场,里面有不少是患者家属,其中包括菲律宾前副总统弟弟的夫人。菲律宾前副总统的弟弟患胰腺癌,曾在我院住院,不久前去世。还有一位是前列腺癌患者,已来我院治疗几次,一度好转,但近期出现脑转移。他在太太陪伴下,坐着轮椅,也来参会了。我走上前去,和他们拥抱握手,眼睛噙着泪。

这次再见到Mike,他告诉我,PVF网站一直在更新。“它是 Chona给爱她的人留下的礼物,我们很珍惜它。院长,请放心,我会维护它。

我不禁想起马来西亚音乐家陈伟添。他是胰腺癌伴肝转移患者。2009年5月,在星洲日报集团礼堂,一位中年先生弓着身子,在父母和太太陪伴下来到我面前。他就是陈伟添,他告诉我,自己刚从新加坡回来,做完了化疗,医生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次治疗了……他说,背部痛得让他腰都直不起来,夜里不能入睡。“帮帮我吧,医生,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呢!”说完,他泪如雨下。

随后,陈伟添先生来到我院住院,接受了冷冻和血管介入治疗。当年7月,他到马来西亚指挥了一场音乐会。

再后来,他回到了他热爱的岗位,夜以继日谱写乐谱,培养学生。

2012年12月,我应邀去吉隆坡,观赏伟添指挥的圣诞音乐会。会前他的父亲与我在休息室相对而坐。他的父亲比我小几岁,他说:“徐教授,你是伟添的再生父亲,今天我们两个父亲看我们的儿子演出。

他深深叹了口气,我心中一阵痛,因为我知道胰腺癌这个“癌王”的厉害,已有转移的胰腺癌患者生存期一般不超过半年。伟添从最初见我那天起,已“无病生存”3年多了。他还能继续生存下去吗?演出中,伟添挥舞指挥棒,乐声时而像涓涓的细流,时而如奔腾的波涛……我的心也随着伟添的指挥棒跌宕起伏。随着伟添的指挥棒从空中划下,“四弦一声如裂帛”,音乐戛然而止。演出结束了,我起身一把拉住伟添,心痛地问他伟添,累吗?”他说:“不!院长。我还可指挥两小时呢。”他笑着,面孔泛出红光

几个月后,伟添突然头痛,他出现了脑转移。我去到他家,走到他的床前时,他已经认不出我了。我极力控制自己的眼泪。他的父亲拉住我的手说:“院长,你不要难受。伟添已经完成他该完成的事了。谢谢,你给了他宝贵的时光。

生命总有一天要向我们告别。人生苦短,在有限的生命过程中,怎样提高生命的价值?怎样让自己的精神体尽量长久?医学能做什么?一位医学家说得好: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但总是在抚慰。作为医生,面对疾病和死亡,我们也总是遗憾。我们能做的就是“形神永恒”,赞美患者的人生,帮助他们实现人生的愿望,让他们感觉不枉此生

Chona和伟添离开我们前,一边面对死神,一边进行着让人奋进的生活体验。他们和家人,享受过非常美好的时光,他们用爱写下了最后的告别,走得很有尊严。作为曾经服务他们的医生,既内疚,也欣慰。他们亲属那温馨的言语,更让我无限感恩。

上一篇:肿瘤微创介入高峰会,氢分子为“灭癌”战保驾护航

下一篇:吸氢机治肿瘤创始人徐克成:万里求医的美国人

家用吸氢机、氢气呼吸机、制氢机辅助治疗癌症,立即大幅度减少抵抗肿瘤的费用!

添加微信13506596486了解吸氢机的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

热门阅读:

日本吸氢机价格是多少,这个可能会吓到你

家用吸氢机用法,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开箱测评

欧巴德吸氢机开箱测评:这个牌子值得推荐吗

什么样的吸氢机好,氢氧机还是纯氢机好

科普:吸氢气呼吸机使用会不会有爆炸的危险

吸氢机治疗癌症案例,pk数万元的抗癌特效药

氢气如何治癌?用“真实世界数据”告诉你

请认真阅读吸氢机的消息,否则你一旦大病,可能会花光你所有积蓄

你现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与癌共存:死亡时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