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的“癌症文化”纠结中你会选用吸氢机吗

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

来源:徐克成 2018-10-09

可能你的医生不懂得氢气医学,或者不敢尝试吸氢机来辅助治疗癌症,或者你本身困于癌症的传统文化,那么你就好了很多控癌的手段。

因为吸氢机辅助治疗癌症是个新事物,在实际中也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效果。

文化,贯穿于整个社会,也承载于人的生存、生活和命运中,然影响着人和癌的“相处”和“相斗”

上周,深圳的孙太来电话,说老孙走了。我(徐克成教授)有些吃惊,因为一个月前,老孙来医院做常规复查和治疗时,我还开玩笑地说他的气色比他的老伴好得多,怎么突然就“走了”?孙太说,老孙近来一直能吃能睡,每天都到公园散步。几天前,突然昏迷不醒。我估计是转移引起脑卒中,就是脑转移瘤内突然血管破裂出血。我安慰孙太,让她节哀,并表示歉意,“没有让老孙活下来”。孙太马上说:“你千万不要这么讲,我们非常感激了。这几年老孙活得很开心,他是在开心中走的。

老孙是我的老同事、老朋友。3年前的一天,老孙夫妇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老孙被查出乙状结肠癌,已有肝转移和肺转移。我建议他接受化疗,但两个周期化疗后,他突然腹痛,检查发现,他腹腔内有“游离气体”,是肿瘤坏死并发肠穿孔。在急症情况下,我们给他做了结肠癌肠段切除

手术后老孙的体质急剧变坏,肝和肺内转移不断扩大。老孙那年已经75岁,他要求“不要化疗了”,于是我们给他做了转移灶的冷冻消融和血管介人化疗(区域性化疗)。根据其免疫功能,又给予针对性免疫治疗。一年前,他发生脑转移,接受了放疗。

老孙走了,我担心起另一位老人老丁。他也是结肠癌伴多发性转移患者。7年前,他在我的一位亲戚介绍下找到我。原来7年半前他患了结肠癌,做了手术切除。术中发现肿瘤已发展到肠管的最外层浆膜,临近的淋巴结20个中有多个转移。术后他接受化疗,刚接受两个周期,年已76岁的他已经耐受不了了。正是在化疗期间,PET-CT发现他有盆腔和肝转移以及可疑肺转移。他是在几个人的搀扶下来到我的诊室的。他的儿子是一家I企业的高管,一心一意要让父亲过“没有痛苦的日子”,坚决拒绝“痛苦的治疗”。在仔细评价后,我们给老丁做了转移灶冷冻消融和免疫治疗。我曾想给他阿瓦斯丁( Avastin)治疗。他儿子问该药能延长多长的寿命,我说可能4-6个月;他问有无并发症,我说肯定有,该药可能引起严重出血。老丁的儿子听后,拒绝了这种治疗。

老丁成了我们医院许多医护人员的朋友,大家把他称为“老顽童”。他定期来医院接受超声检查,每年接受一次CT或PET-CT,发现哪里有新的转移灶,就在哪里“消融”;免疫功能哪一项减退了,就接受相应的免疫治疗。用他的话讲,“活过来了”。起初两年,他每天骑自行车,医生说他活动“过度”,他改骑机动自行车。去年,他走路有时不稳,MR发现有些“脑娄缩”。儿子要他外出“打的”,他不肯,儿子只好为他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一个月前,我看了他的检查资料,发现他的肝和肺内仍有小转移灶存在,他却轻松地说,他“能吃能睡能运动”,在“与癌共舞”。

虽然结直肠癌肝转移的预后相对较好,但如果是多发性转移,尤其发生肺、脑转移,则患者生存期一般不超过一年。上述两位老人一位活了3年,一位已经生存7年,还在享受生活,应该说是幸运的化疗、放疗是对付结直肠癌转移的主要手段。为了生存下来,患者常常追求新药,医生也常常推荐“高新”药物。肿瘤如果缩小了,尽管是微不足道的,也认为是“成功”的。肿瘤如果没有改变,又把希望寄托在第二、第三代药物上,或寄希望于新的组合,或者改用或加上放疗。而对放疗,又是认为越新、越稀少、价格越贵越好。

最近,我就遇到这样的患者。这是一位来自宁夏的60岁女性,她两年前患上乙状结肠癌,手术切除了病变肠段。术后几个月,发生肝和肺转移,在当地医院接受了化疗,肿瘤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数量增加。其丈夫带她到北京一家大医院,接受了第二代化疗,转移灶仍然没有减少;随后,他们又到了上海,接受了最新型组合化疗,仍然没有看到希望,于是东渡日本。在一次次失望之下,他们到了德国,接受了“质子放疗”,先照射掉一处转移,休息一个月,再照射另一处。费用当然不菲,仅在德国的两次治疗,就花去人民币近80万元。结果,正如患者丈夫用带有愤口气抱怨道:“可悲呀!整个世界医疗的可悲!”

这位患者的丈夫抱怨的“可悲”,实际上反映了一种“癌症文化”。2004年,美国《财富》杂志发表了由记者兼癌症患者写的一篇文章,指出:“当前存在一种有问题的‘癌症文化’,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癌症研究陷入了误区,追求知识成为终极目标,而不是成为追求其终极目标的手段。80%的研究以小鼠、果蝇或是蛆虫作为实验对象运用这些移植型肿瘤模型研究出的抗癌药物大多治疗不了人类癌症”。

当今“癌症文化”的特征之一是追求“新”。结直肠癌的治疗主要是手术切除。20世纪90年代,标准的化疗是氟尿嘧啶加甲酰四氢叶酸,但给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带来的生存受益十分有限。于是,在过去10多年内,至少有6种新药应用于结直肠癌,包括3种化学药,即卡培他滨(希罗达)、伊立替康(开普拓)和奥沙利铂(乐沙定),以及3种靶向单克隆抗体药,即西妥昔单抗(爱必妥)、贝伐单抗(阿瓦斯丁)和帕尼单抗(维克替比)。但是,这些新药,不管是单药或其组合,能否给患者带来实际受益,几乎没有一个可信任的结论。日本吸氢机治疗癌症,这虽然新,但是这种简单的,特别是无毒副作用的吸氢值得尝试。

癌症文化”特征之二是“千篇一律”。并非所有结直肠癌都是样的。美国乔治敦大学医院的约翰•马歇尔博土认为,手术可治愈75%的I期结直肠癌患者,其余25%未经手术治愈的患者中,仅有3%~5%能从化疗中受益。化疗,重要的是如何判断哪种疗法对哪类患者奏效。换句话说,哪些患者属于上述“3%~5%”。例如,2004年美国FDA批准的西妥昔单抗,能提供“短暂的存活效用”,但实际上,该药对带有特定基因(K-ras基因)突变的患者有害,而多达40%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有此突变。

癌症文化”特征之三是迷信“权威”。人们期望找到带有特定基因组特征的癌症,以实施最合适的药物。2006年,美国杜克大学波蒂博士的研究团队声称获得了“可预测单个化学药物敏感性的基因表达特征¨其中许多特征能够准确预测临床反应”。他们的文章发表在最权威的杂志上,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给了巨大资助,一家基于“基因组特征”的创业公司“癌症指南诊断”由此开始运营。但实际上,这是一份“造假的欺诈”。结果是:波蒂博士的论文被杂志撤回,他被停职。但更可悲的是,参与波蒂博士研究试验的病人接受了无价值的检査(包括活检),耽误了有效治疗的时机。

癌症文化”特征之四是忽视药物副反应的伤害,“见瘤不见人”。吸氢机的最大的功德就是没有任何的毒副作用,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临床实践中都没有发现大剂量的氢气会有毒副作用。以阿瓦斯丁(即贝伐单抗)为例,2011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文章,报道阿瓦斯丁使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延长4个月,另一篇文章则报道可延长两个月;对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延长生存期1-3个月。但是,该药的副作用却是灾难性的,包括胃肠穿孔、伤口不愈、中风或心脏损害,以及致命性出血。正因为这些副作用,FDA于2011年底撤销了对使用阿瓦斯丁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的许可。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乳腺科主任哈迪斯博士说:“阿瓦斯丁没有延长任何一个病人的生命。”但尽管如此,该药仍被作为结直肠癌的“标准治疗,还扩大到肺癌的治疗。

癌症文化”特征之五是不讲“成本效益”。昂贵的药物不一定带来生存受益,但其严重副作用会让患者生活质量十分“悲惨”,甚至丧命。两位意大利药理学家在英国医学月刊发表论文,他们把1995-2000年在欧洲上市的12种治癌新药疗效,同相应的批准疗法进行比较,发现这些新药对提高患者的生存率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的作用,药品安全性没有改进,患者生活质量也没有改善,而这些药物的价格却大幅上升,其中一种新药甚至比“旧药”贵350倍。应用氟尿嘧啶一四氢叶酸治疗结直肠癌6个月的疗程,在美国要花100美元;如果每3个星期加一剂量伊立替康,则要加3万美元;如隔一周加用一剂量阿瓦斯丁,一个疗程就是2.4万美元。吸氢机一次性的投入高,但是可以重复使用,总体上费用大大的降低了。

癌症病人是“弱势群体”,如果医生推荐了某种药物,很少有人质疑,基于对“延续生命”的憧憬,他们不得不孤注一掷。到底生存效益是否有与价钱相符的价值,这是一个似乎永远无法解开的谜题再回到前述的那位患转移性结肠癌的宁夏女士。她的丈夫希望我帮其拿主意:能不能用PD1(程序性细胞死亡蛋白1)抑制剂给他的太太治疗?我十分踌躇,因为被认为“最新进展”的PD抑制剂 Kevtruda,价格每100毫克是48000港元,用量是10mg/kg静脉输注,每两周一次。按《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治疗结直肠癌∏期研究,终点是20周时的客观反应率。结果接受研究的33例中,仅1例呈完全缓解,持续3年。这位宁夏女士能有这样的运气吗?文献报告的 Keytruda副作用不少,有的甚至是致命的。

可能被“癌症文化”所困惑,迄今我难以为这位女士作出决断。

(本文部分资料引自玛格丽特•库默:《无癌的世界》,光明日报出版社,2015)

上一篇:癌症治疗真的那么复杂吗?

下一篇:病人吸氢机让患者参加抗癌战斗

家用吸氢机、氢气呼吸机、制氢机辅助治疗癌症,立即大幅度减少抵抗肿瘤的费用!

添加微信13506596486了解吸氢机的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

热门阅读:

日本吸氢机价格是多少,这个可能会吓到你

家用吸氢机用法,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开箱测评

欧巴德吸氢机开箱测评:这个牌子值得推荐吗

什么样的吸氢机好,氢氧机还是纯氢机好

科普:吸氢气呼吸机使用会不会有爆炸的危险

吸氢机治疗癌症案例,pk数万元的抗癌特效药

氢气如何治癌?用“真实世界数据”告诉你

请认真阅读吸氢机的消息,否则你一旦大病,可能会花光你所有积蓄

【视频】全孝莲癌症多发转移,吸氢机吸氢一月指标正常案列

【视频】吸氢气竟然能达到开刀的效果,完全不敢想象案列

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

你现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困惑的“癌症文化”纠结中你会选用吸氢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