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氢治疗肿瘤是不是就是与癌共存的实践

您的位置:吸氢机 > 吸氢医学

来源:吸氢机医学网 2018-09-21

吸氢治疗肿瘤的目的,不是直接“杀死”肿瘤细胞,二是中和体内的自由基,改善内环境,让机体能够有力量“控制”住肿瘤细胞,实现与癌共存。

■王振义:癌症治疗要换一个思路

徐克成教授希望我为他的新作《与癌共存》写点评述,我感到可以写也应该写,因为我一直对徐教授在临床实践中所取得的成就感兴趣,也替他高兴。我觉得应该把他的治癌经验、思路和创新方法向临床医生介绍,使更多的癌症患者获益。我曾经看过不少经过徐教授和他的团队治疗后长期生存的患者。其中有一位28岁转移性卵巢癌患者,患病两年,已到晚期,腹腔内多发转移,大量腹水,但经手术为主的治疗后,奇迹般活下来了。据说术后她只是接受了4次“温和”的化疗和免疫治疗,迄今她已“无病”生存5年多了,正在医院做义工。我难以相信这位女士的癌症已经“治愈”,很可能就是“与癌共存”

王振义,中国工程院院士,法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终身教授。2011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肿瘤“诱导分化”疗法第一发明人。

大约8年前,在阔别20多年后,我和徐教授再次相遇,高兴之余,我们畅谈了癌症治疗的理念和设想。我建议他去调查一些在20世纪90年代失去生存希望,后来接受一种非特异性免疫治疗的患者。结果令我们甚为震惊,38名患者中,竟然有28名生存了5年以上。这给了我一个深刻的启示:也许癌症治疗要换一个思路。

什么是癌症?自从病理学家魏尔啸于1855年发现癌症的细胞病理学以来,癌症医学从未像今天这样取得进展。目前,大多数病理学家公认的观点是:癌细胞原本是正常细胞。人体细胞有40万亿~60万亿个,有3.5万个基因,每个基因含有数千个碱基对,当DNA受致癌物质损坏时,基因易发生突变,并累积起来。不仅如此,在细胞分裂时,基因复制产生的随机错配也可以引起基因突变。这种突变在我们体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伴随着我们无法摆脱的自身衰老、再生、愈合、繁殖的生理过程,发展到生病、癌变过程。因此,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无法完全摆脱癌症。也就是说,像人类这样的生命体,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与癌共存”。备注:既然无法摆脱癌症,那么就用吸氢治疗肿瘤,让人体内环境有利于与癌症细胞和平共处。

基于上述认识,也许我们要对现在的癌症治疗重新思考。癌细胞是从正常细胞变来的,是“正常自我的扭曲态”。癌症患者体内有癌细胞,也有正常细胞和组织(如造血细胞和组织),处于一种癌细胞与正常细胞和组织共存的状态,所以单纯用杀伤消灭的方法治癌,必然“杀敌也伤己”,甚至“伤己大于杀敌”。有的病人因化疗过度而离世,就是这个原因。研究结果表明,体内不断有突变的细胞产生,它们之所以不都聚集形成癌组织,就是因为机体对这些已经成为“非我”的细胞,有对抗、消除或改造,使之“改恶从善”的机制。我们应用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达到很高治愈率的效果,就是让恶性细胞“改恶从善”的范例。但这种治疗新思路尚未在其他类型白血病或实质性肿瘤中实现, 即使在这方面的研究已有进展。在更多情况下,就我们目前的认识,免疫,尤其是先天的和治疗措施激活的免疫机制和功能,可能是控制癌症发生和发展的重要途径

《与癌共存》中的文章,是徐教授临床实践中一些故事或随感,有成功,也有失败;有经验,也有教训。他没有宣称“治愈”。他作为一个医生,为病人治疗的成功而赞叹、高兴,为病人治疗的挫折而焦虑,甚至痛苦。美国特鲁多医生讲过,医生看病,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徐教授和他的团队将局部治疗(例如冷冻消融、放疗、血管介入)和全身治疗(例如免疫、营养和选择性化疗、中医药)整合起来,立足控制和“呵护”,求得病人生活质量的改善和生存期的延长,已经取得实际效果, 有的效果是惊人的,值得称赞。世界卫生组织称,癌症是可以控制的慢性病,其内涵就是“与癌共存”。徐教授提倡的治疗策略和措施,是实践“与癌共存”理念的有益创新。

有人说,一个人的境界有4个层次: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在我和徐教授的每次交流中,他总是从道德和天地的境界提出一些前瞻性问题。这让我们之间多了许多共同语言和认识,也使我认识到,徐教授之所以能在“与癌共存”观念下,救助那么多病人,除了技术外,还有许多人文因素。俗话说,医者父母心。爱人,爱病人,永远是医生从医的基础。

我曾拜读过徐教授以前编着的癌症科普书《我对癌症患者讲实话》和《跟我去抗癌》,很为感动,并深受启发。这次出版的《与癌共存》,很有新意。相信本书的出版不仅有益于广大癌症患者,对我们这些从事肿瘤诊治的专业人士也有启迪。我对本书的出版表示祝贺,也热诚推荐。

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振义  2016年1月

■汤钊猷:实践“与癌共存”理念的具有革新意义的创新

徐克成教授是我多年的好友,他要我为他的新着《与癌共存》写序,我欣然命笔。这倒不是我有资格去写,而是书中不少观点和我相同,为此,想通过写序共同呼吁对“抗癌战”的战略进行反思。他给我看了书中的几篇内容,我觉得不仅文字生动,而且新意明显,又富含哲理。我认为这不仅是一本好的科普作品,而且是更新“抗癌战”战略的好书。

2011年,我编着了《消灭 与改造并举——院士抗癌新视 点》,2015年又出了第二版。 书中前言开头一段是这样写 的:“近百年的抗癌战,主要目 标是‘消灭’肿瘤,应该说取 得了长足进展,但距离攻克癌 症还有很大的距离。早诊早治 虽较大幅度提高了疗效,但要 再进一步提高就十分困难。看来光靠‘消灭’不够,还要考 虑‘改造’,包括对残癌的改 造,使之‘改邪归正,带瘤生存’。也包括对机体的改造,使之提高自身的抗癌能力。”

汤钊猷,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 肝癌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对“亚临床肝癌”概念和理论的建立,作出了重大贡 献,是美国癌症研究所“早治早愈”金牌 获得者。

我看过《与癌共存》的几篇内容,了解到徐教授他们之所以取得治疗的成功,在很多情况下,就是既用冷冻等消融手段去消灭肿瘤,又用免疫治疗去提高患者机体的抗癌力。

去年,我在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年会上作了题为“发展有中国特色的医学”的报告,我认为这是随着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历史使命,而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有中国元素。中国元素主要就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思维。中国思维需要发掘优秀的传统文化,《与癌共存》一书中就曾引用《黄帝内经》:“大毒治病,十去其六……无毒治病,十去其九……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这不也值得当前抗癌战“斩尽杀绝”方针的反思吗?吸氢医学网备注:吸氢治疗肿瘤过程中,并非是见到什么自由基都去中和,氢气只是中和体内毒性较大的自由基,保持适当的只有几有利于身体平衡,吐过有一种物质能够强力消除体内任何自由基,那么这种物质也就没有医学价值了。

无独有偶,根据我正在写的新书,几个月前在大查房时对癌症的定义说了这样一段话:“癌症是长期内外失衡引起的内乱,是以局部细胞遗传特性改变为主要特征的全身性慢性疾病。”这种“内乱”和徐克成教授的观点不谋而合。癌症不同于传染病的外界病原体入侵,它是机体本身出了问题,癌细胞是由正常细胞变来的,不是外来的。传染病的治疗主要是消灭入侵之敌,癌症的治疗则既要消灭主要的叛乱者,也要劝降处于劣势之残敌。

徐教授倡导的治疗策略和措施,是实践“与癌共存”理念的具有革新意义的创新。我预祝《与癌共存》一书的出版取得更大成功!

中国工程院院士   汤钊猷   2016年1月

备注:吸氢治疗肿瘤只是各种系统化与癌共存治疗中的一种,患者坚持正确的科学治疗过程中,可以放心的吸氢,因为氢气特别的安全和无副作用。

下一章节:癌症可以与人共存:“与癌共存”思想的历程

上一篇:与癌共存内容介绍、前言和吴孟超序

下一篇:控癌有“玄妙”,氢气是法宝!

家用吸氢机、氢气呼吸机、制氢机辅助治疗癌症,立即大幅度减少抗肿瘤药的费用!

热门阅读:

日本吸氢机价格是多少,这个可能会吓到你

家用吸氢机用法,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开箱测评

欧巴德吸氢机开箱测评:这个牌子值得推荐吗

什么样的吸氢机好,氢氧机还是纯氢机好

科普:吸氢气呼吸机使用会不会有爆炸的危险

吸氢机治疗癌症案例,pk数万元的抗癌特效药

氢气如何治癌?用“真实世界数据”告诉你

请认真阅读吸氢机的消息,否则你一旦大病,可能会花光你所有积蓄